主页 > 芬香 >
别过不相逢,旧梦凭谁记
2019-09-26 18:13 芬香 次关注

别过不重逢,旧梦凭谁记来自美到心碎的散文

有些话,不语,不说,只让它在岁月的墙角里兀自开花,兀自丰盈,兀自孤立,而那一枚喷鼻息却使得孤单如此蜜意。

---题记

秋意的黄昏,我在一阕宋词里等待,等几瓣落樱,落在掌心里,交织的纹路好似你为我织就的梦。我不知,甚么时候是你的归期,可否顺着幽喷鼻的小笺,便可寻觅到那一抹嫣红,好似你为我点上的那一抹色彩,你说,这是只属于我的色彩。因而,我便在一枕思念里,安睡在一滴胭脂泪中。

折一柄湘骨素伞,散步在微醺的江南,睥睨间一首曾经的歌谣拂过心田。聆听在一蓑细雨中,是朝阳亲吻着云轩,捻落了梦里的花喷鼻。而我的笑是一朵含苞的花蕊,用泪浇灌着紧裹的花蕾,只是这促一眼,便断了千年,终照样曲终人团圆。

曾经的一段青梅煮酒的花径风月,就如许凋零在潇湘馆外,无声无息。轻抚一缕幽情,阑珊一袖馨喷鼻,指尖流转,看岁月的花开花落,流年的云舒云卷,只道一声,别过不重逢,旧梦凭谁记。

往事深长,素年里,那一段绵帛依然泛着旧日微凉的气息。只是,那淡到极致的纹路,是栖居在淡墨里的一缕疏烟,瘦了纤影,盈了青丝。一场花事,终是越走越远,时间知味,若干凡尘炊火清洗着落寞与清欢。我用带着桂花喷鼻味的信笺,书几朵小字,不是孤独而是相思。

可否,只要芬香穿过一地荒凉,才华把往事救赎?整齐的尘凡里,那一阕旧词错谱,纠结的困惑里终归是一个情字难逃。浮世的街头,当喧哗被隔断在尘烟以外,那一杯一世界,一盏一浮生,如何看都是薄凉,如何看都是怅叹。

若说,那一段相遇是时间奉送与我的肯定,那么,我愿将这一指素白的牵绊悄然解开,借一缕盈盈的花喷鼻暖醒那一帘若兰的静默。提一盏清浅,氤氲开纤梦的希翼。如丝的思路,在记忆的流年里沉浮。天青色等烟雨,而我依然在等,等花开陌上,嫣红蝶舞。我知,那就是你的归期。

写在时间上的字,有些疲倦了,尘烟以外,看世事波澜曲折着,偶然,会有些无所适从。这尘凡的旅途,终归是有些累了,展转的思路与秋夜里寒凉着。凭谁,迎窗而立,静默无声,一袭素影会是谁梦里的走过。岁月无言,载着一地落红的密语,那一路慌张的马蹄声,是错过照样过掉?遥相望,问闲愁,烟雨却无踪。

我不知,那前朝的风,那此生的月,那离岸的青舟,难道只是江南油纸伞下一次幽婉的传奇?红酥手,芬喷鼻殁,一袖烟雨凭月煮,谁怜脂胭扣?一颗疲倦的心,半卷湘帘,任由衣袖里的痩骨,淡了眼角孤单的尘凡,哀伤成风清的诗词。若可,我只想静坐在光年里,握一抹念,不问花开花落,只让美妙落入掌心,不再松开。

暮雨疏烟,浸染江南年光光阴。我在一阕古词里打捞起被月光遗落的残片。了了的纹理,在未断的弦上起舞。记忆还是鲜活,隔着时空,含笑.希翼,是冗杂的张望,淡淡,随着一瓣青色浅浅漾开。望鸿雁,问上苍,甚么时候照人归?只是,时间无言,任由哀伤,次序递次开放。 。

烟雨,袅娜,惊了眼眸那抹念想。历来风月无常,初念,再念,一念间百转千回。梦寐,淋湿了古道的梵唱,悠悠,婉婉,落在雨的唇边,是恒古的矢志不移。不知,流苏的文字还能承载若干情?

时间,在简静中恬淡,人生,在聚散中发展。或许,所谓的执着只是掩耳盗铃的没法。只是,依然置信,一切错过的,掉掉落的,都邑以另外一种方法回来。而往事是你我互赠的蜜意却又无情的礼品。



联系芬香合伙人运营微信"扫一扫"下方二维码,领取"引流资料"

上一篇:来魔都和迪奥小姐一起,赴一场芬香四溢的奇幻之旅
下一篇:是什么美食让青岛人“丢掉了”尊严

最新芬香新闻


热门芬香新闻